一小段能吓死人的鬼故事(恐怖气氛的鬼故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小段能吓死人的鬼故事(恐怖气氛的鬼故事)

1、死在手术台子上的女生

略微的绵绵细雨从空中落了出来,张亮徒步在罗道街,任由雨珠打下在的身上,冷气迎头吹来,尝试让自身大脑更为清楚些,近期不清楚为何,张亮忽然觉得头脑晕晕乎乎的,每天晚上总是做噩梦,随后吓醒于梦中。

张亮是一家H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普外主任医师,几乎医院全部的普外手术全是由张亮来主刀的,并且每回手术都出现异常的取得成功,无论是医院的医生或是医师私下都陆续说张亮的发展前途非常大,很有可能变成下一任院长。实际上,医院有那样一位杰出的普外医生,院长也感觉很高兴,很是看中张亮,对院长而言,医院院长的部位由谁来做都不在乎,关键的是只需对患者承担就行。

但每个人都不清楚,张亮有一段不可逆性的记忆力,永久性不愿意回想的,由于以前的这段追忆对他而言,等同于一个恶梦,自始至终紧紧围绕在他的日常生活,难以释怀。想到当初的事儿,张亮大量的则是内疚,张亮了解,这或许是他这一辈子犯得最不可饶恕的罪孽。

突然之间,张亮抬起头,却发觉自己早已走到了H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大门口。嘴巴激起一丝无可奈何的强颜欢笑,摇了摆头,张亮向医院里边走去。有患者了,就给患者看一下病,没患者了,就坐到办公室里玩会电脑上,只需没有有大中型手术,张亮一般都并不是比较忙。基本上坐下,一天也就过去。

今天上午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医院下班了,张亮换下来白大褂工作服正打算回家了,急救室的小赵忽然告知张亮,院长让张亮去他公司办公室一趟,张亮笑了起来,对小赵讲了声感谢,再次穿上刚换下来的白大褂工作服向院长公司办公室走去,赶到院长公司办公室门口,张亮轻轻地扣了扣门。

咚咚咚咚咚——

“请到吧!”院长的响声从房间内传了出去,张亮拉门离开了进来,发觉院长已经翻阅一本病史,见张亮离开了进去,院长笑嘻嘻地把病史收了起來,道:“小赵,回来歌词啊,我还以为是谁呢。”院长客套的给张亮拉下一把椅子,随后笑道:“坐,坐吧,坐着说。”

院长客套的心态让张亮手足无措,对着院长难堪的笑了起来,张亮坐到了凳子上,“院长,您找我聊来有哪些事儿吗?”张亮猜测,十有八九和手术脱不开关联。

“也没有什么,刚医院收到一个头部手术,准备使你主刀,想征询一下你的建议,看看你有时间没。”院长把刚翻阅的那一份病史再次取了出去,再次道:“实际上我们医院有更强的主刀医生可以去实现这一手术,仅仅因为锻练你,医院才决策使你接任的。”

“哪些?!头部手术?!”张亮听见院长得话,眼珠猛然一紧,神色出现异常的害怕,好像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儿一样,见院长把病史递了回来,张亮赶忙摆了摆头,惊惧道:“不,我决不接任此次的头部手术!”

院长分毫沒有注意到张亮神色的转变,还以为是张亮对自身自信心不够,便再次疏导,“小赵啊,我明白你可能是第一次接纳那样的头部大手术,但是你也要对自身有信心才对,你回过头来,你之前的普外手术哪一个并不是无效的取得成功,我敢确信此次一定还会继续取得成功的,假如你确实不安心,我会去头部手术层面的专业帮助你的。”为了更好地让张亮接任这台手术,院长把霸气的话都撂出来,按理说一台手术,只有有一个主刀医生,而院长此次却破例了,准备找一位专业的头部主刀医生来帮助张亮。

张亮没有说话,听见院长刚刚得话,张亮心里禁不住一阵苦味,自身真的是第一次接任头部手术吗?错,仅有张亮自身内心清晰,自身曾不止一次的接任头部类的手术,在张亮沒有来这一医院以前,张亮以前在Z市一家大中型普外医院做了主刀医生,可以说,只需是普外类的手术,全是由张亮来接任进行的。

和H市医院一样,在Z市的情况下,Z市医院的全部朋友包含院长也都很好看张亮,觉得张亮是医疗界的手术天才,手术基本上是零过失,在Z市算得上有名气了,无论是院长或是病人,在手术层面,基本上对张亮很是信赖。乃至有的病人慕名来此,专业让张亮主刀开展手术。不难看出,张亮的手术水准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生境界,就是说发展前途无尽也不算过。但是,这一切,都由于一次出现意外更改了。

有一次,Z市医院来啦一个头部手术患者,和往日一样,是由张亮主刀的,进到手术室,张亮换掉手术工作服装,随后戴上一次性手套,提前准备给患者动刀,但是当他见到患者的样子后,不直觉地愣了愣,这患者是一个很美好的女生,随后愣愣的向边上的小助手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令张亮觉得惊讶的是,这患者一脸的痛楚,看样子仿佛沒有打麻药。

张医生,患者不愿打麻醉剂,大家多次规劝,但是医生却一再坚持不懈,大家也没法。”小助手面带刁难的神情,表述道。

张亮一听,心态果断道:“不好,立刻给患者打麻药。”无可奈何下,小助手只能实行张亮的指令。

小助手刚把麻药配制好,正打算给患者注入,忽然手术登台的女人一下子坐了起來,一脸的苍白,口中喊道:“不,我不要打麻醉剂,我不要做手术!!”女生的嘶嘶声把张亮的小助手吓了一跳,手上的麻药管啪的一声掉在了地面上。

张亮闻此声向小助手的方位看去,就在张亮摆头的一刹那,女人猛地坐了起來,借机着手手术走到的手术刀,重重地向自身的头部扎去,一瞬间血水沿着女生的头部流了出来,染红了全部手术台,也有女生手上那把惨不忍睹的手术刀。等张亮等人体现回来的过程中现已晚了,女生大部分早已没救了,手术刀是以头部正中间割开的,尽管算不上过深,却足够严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生传出一声声惨笑,“你们等待吧,我能再回家的,我一定会再回家的!即然他敢把从室内楼梯上无声无息推下来,就一定会遭受恶报的,也有你们,你们!你们一样逃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女生大笑了还怎么组词,便失去气场,死在了手术台子上。

“啊!”——张亮的小助手也是位女生,尽管跟随张亮做了许多手术,可是患者死在手术台子上,她也是第一次见,并且或是死的如此的出现异常可怕,去世的女生眼睛睁得非常大,好像死不瞑目一样,让人爱上一眼便觉得全身发麻,更加可怕的是,女生在死的情况下,手上仍然把握住那把惨不忍睹的手术刀,那深红色染在手术刀上,看起来极其扎眼。

张亮也看到了女生的惨象,更看到了女生手上那把深红色的手术刀,张亮也有一些怕了,他感觉,女生那死不瞑目的目光,便是在看看自身,好像如同女生自己说的那般,早晚有一天他还会继续再回家,报仇全部的人。但是张亮终究做了许多手术,迅速便融入了回来,但是依然害怕去看看女生那死不瞑目的目光。

“你找停尸房的管理人员来解决一下尸体吧,假如一星期内没人去停尸房领取遗体,就遗体火化吧。”——小助手闻其,急急忙忙跑出了手术室,她一刻也不愿在手术房内多呆上一秒钟。小助手离开之后,张亮摇了摆头,也离开手术室。

哒….哒….哒…女生的血水依然在不断地沿着头部往流失,渐渐地的,血水中还夹杂的一些乳白色的成分,那居然是女生的——脑髓!

一星期后,张亮并沒有发现哪些出现异常,这件事情渐渐地的,张亮也快遗忘了,直到有一天……

“张医生,您又有手术啊”这一天张亮又收到一个头部手术,换了一下手术工作服装,张亮正提前准备进手术室,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和自已讲话,张亮不由自主的回应道:“嗯,对啊,近期医院手术患者非常多。”等张亮扭过身抬起头的情况下,却沒有看到一切影子。

“怪异,人?”张亮摇了摆头,因为焦虑不安手术,因此并没太在乎,转过身向手术室走去。只不过是张亮有一些疑虑,为何刚刚的响声有一些耳熟能详?仿佛在哪儿听见过一样。当这一念头在张亮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情况下,张亮的身体猛地惊叹不已了??刚那响声,好像是一个星期前,被手术刀插穿脑壳而死的女生!她、她居然还活着!

一瞬间,张亮的手脚冰凉到了顶点,女生那一天身亡在手术走到的景色再度闪过在了他的内心深处里,就在张亮觉得手脚冰冷、害怕极其的情况下,手术室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啊!不!!!!”手术室里悲惨的鸣叫声使张亮一个哆嗦反映了回来,赶忙向手术房内跑去。当张亮拉开手术门的一瞬间,张亮震惊了,他看到了这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场景——张亮女小助手的身体偏斜倒在地面上,一把深红色的手术刀狠狠地插在了她的头部,脑髓夹杂着血水一起从头部流了出来,死的不可以再去世了。

“她确实回家了,她确实回家了!”张亮痴痴呐呐道,赶忙转过身踉踉跄跄地为手术户外跑去,张亮如今总觉得自身身后有一双死神之的双眼在盯住自身,仿佛随时随地便会外伸死亡之手,夺得自身的生命。

过后,张亮以前到监控中心去调取手术房内的监控视频,結果发觉张亮的辅助软件是自身拿手术刀扎向自身的头顶部轻生的,医院以前调研过张亮小助手轻生的缘故,却毫无头绪,无可奈何,医院只能向外申明是张亮的小助手因为长期性手术、工作压力过大轻生了。但是仅有张亮内心搞清楚,实际上她的小助手并并不是工作压力过大,也不是轻生,反而是被杀的,被一个红衣女鬼杀掉的!作案工具,便是一把深红色的手术刀!

张亮怕了,确实怕了,虽然院长再三挽回,张亮或是离开这个医院,离开这一为他产生可怕的地区。


2、确实回家了

“小赵,我和你说手术的事呢,你发什么愣啊!”院长见张亮有一些走神,把张亮从追忆中叫了出去,再次道:“你觉得,我刚的能力如何?医院为了更好地栽种你,也投入许多了,你也就把这个普外的头部手术下面吧,再讲,我并不是说吗,也有派个头部层面的权威专家来相互配合你的。”院长再次细心规劝着张亮,总算,张亮点了点点头,道:“好,我同意你。”院长闻其,开心的笑了,内眼角眯变成一条缝,分毫沒有注意到,在张亮点点头的情况下,目光沒有一点光采的神色,反而是沒有一切活力。

“院长,要是没有哪些别的事儿得话,我便早点休息了,明日下午就提前准备给患者手术。”张亮选择离开了院长公司办公室。返回自个的公司办公室,换下来手上的白大褂工作服,摆脱了医院的大门口。仅仅在过去的道路上,张亮活跃性的观念几乎没有终止过——自身明日手术的过程中会死了吗?自身是否会也想那个男孩或是自身的小助手一样,头顶部碎裂出血水和脑髓。张亮在想,不断地胡思乱想,此时此刻他看起来一点底也没有。

“或许,不会吧,终究事儿以往那么久了,如果她确实想报仇我的话,可能我就活不上如今了。”张亮在心中想起。

滴滴打车——就在张亮老是胡思乱想的情况下,车辆的汽车鸣笛声忽然响了起來,听见车辆的汽车鸣笛声,张亮惯性力的向边上躲了一下,车辆和张亮擦肩而过,就在这时,车辆里忽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响声——“老先生,小心点,会死尸的……”响声出现异常的冰凉,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觉得,张亮人脑一瞬间醒过来,但是当他四处张望时,却沒有发觉一辆汽车的踪迹。

“怪异,为什么会没有呢,难道说是自身的假象?”张亮喃喃自语道,随后又毫无疑问地摇了摆头,对!一定是他刚想得太多了,刚压根就沒有人与自已讲话。自身自我暗示了一下,张亮来到马路边打到一辆的士回家。

第二天张亮返回医院提前准备了一下手术前的准备工作,随后嘱咐护理人员把患者推动手术室,随后换好手术工作服装走入了手术室里。瞄了一眼躺在手术台子上的患者,张亮对自身的小助手嘱咐道:“准备好手术缝合线,从现在起手术。”张亮用医用酒精清理了一下手术刀,便准备逐渐动刀。

“或许,确实不容易回来吧。”张亮恢复了一下情绪,看过一眼手术台子上平躺着的患者,但是不清楚为何,张亮忽然有一种了解的觉得,好像手术台子上的病人,就是当初的那一个去世的女生。

“吓!”——张亮目光猛地收拢了一下,害怕的眼光一闪而过,就在刚刚,是的,就在刚刚,张亮好像看到、好像看到手术台子上的病人张开了双眼,对自已笑了一下,嘴巴激起的邪笑,及其那冰凉至极的目光,张亮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

张亮尝试让自身更为理智,在心里不断地暗示着自身——“这也是错觉,对,一定是昨日自身沒有歇息好,造成了错觉。”内心那样惦记着,张亮心里再度宁静了出来,但是不管怎样,张亮都不会再去看看躺在手术台子上的病人的双眼了,他怕!怕刚刚的错觉再次发生,那麼自身的心里承受力,毫无疑问会奔溃的!自身肯定会发疯的!

“我讲过,我一定会回家的!”就在张亮提前准备动刀的情况下,一道悲惨的鸣叫声忽然在张亮的脑子里传来,随后是一阵阵严寒吓人的欢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突然冒出在张亮脑子里的响声把他给吓了一跳,手禁不住发抖了一下!

不由自主的,张亮再度转头向手术台子上的病人看去,却发觉手术台子上的病人早已发生变化样子,那张脸,明晰是当初那个男孩的!她的头部!不!张亮见到,女生头部中的乳白色脑髓伴流着血水,一起从头部流了出去,看上去出现异常的可怕!

哐当——张亮手上的手术刀掉在了地面上,忽然发狂似的喊了起來,“她回来了,她确实回家了!啊~~~救人!”张亮忽然发狂的模样把手术室全部的人都给吓到了,但是还没等大伙儿反映回来的情况下,张亮忽然拾起了掉在地面的手术刀,狠狠地的刺向了自个的头顶部!

“啊~~”手术室里骤然传来一声尖叫,和之前死在手术台子上的女生一样,张亮是血水随着着脑髓一起流了出去,手上的手术刀也是鲜红色极其,变成一把深红色的手术刀,看上去十分可怕。


3、客观事实的实情

而此外,H市一座独栋别墅外,巡逻车咆哮,迅速,巡逻车在别墅区内停了出来,从巡逻车上出来了四名警员,迅速向独栋别墅门口走去,一把推开了别墅的房门,不过,很快这四名警察彻底被震撼了,更有甚者,直接扶着墙壁吐了起来。

眼前的场景,恐怕这四名警察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别墅里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一脸的惊恐,双目睁得滚大,似乎死前经历了什么恐惧的事情,而且,更令人感到恶寒的是,男主人脑袋上竟然插着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鲜血伴随着脑浆彻底喷射了出来,而至于女主人,就更加离谱了,看样子竟然是被活活的吓死的。

后来,警方多方调查,却查不出任何线索,不过,别四周的居民却传言说,这叫因果循环,男主人本名叫王汕,今年二十五,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多多少少也挣了点钱,不过,有句话说的很好,男人有钱就变坏。

王汕挣钱后,也学那些富翁,包养起了情人,而且竟然全部都是大学生,后来,王汕包养了一名叫杨雪的女孩,杨雪也是H市大学的一名大学生,学习成绩很好,同学们和老师对她的评价都很好,说她为人很好,温柔善良,是百里挑一的好女孩。

不过,就是这样一名好女孩、大学生,也被金钱蒙蔽了心智,成为了王汕的情人,其实说到底,还是虚荣心在作祟,不过没多久,杨雪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并且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王汕,王汕听了以后,先是一愣,一脸的惊愕,随后很快反应了过来,说是会好好照顾杨雪,杨雪听到这句话后一脸幸福的笑容,没有感到任何不妥。

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王汕却很少来找杨雪了,慢慢的,竟然和杨雪断了联系,杨雪这才知道,王汕其实根本不爱自己,便去找王汕理论,并且告诉王汕,自己会把孩子生下来,让王汕每个月支付她和孩子的生活费。

王汕听到杨雪的要求,一脸的冷笑,只留下了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杨雪听到王汕的话,大为愤怒,直接和王汕扭打了起来,不过,比较杨雪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一不小心,竟然从二楼的楼梯滚了下去,脑袋狠狠的磕在了楼梯拐角处,造成了头颅出血。

后来,杨雪被送到医院,而在杨雪被送到医院后,王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拿起电话,拨打一个电话号码,而这个号码不是别人的,正是给杨雪做手术的主治医生张亮的。

在王汕金钱的诱惑下,张亮和王汕达成了协议,让杨雪“意外”死在手术台上。

不过,张亮没想到,杨雪竟然拒绝手术,而且还自杀了。

张亮不知道的,杨雪被推下楼梯的那一刻,就知道孩子保不住了,所以,感觉自己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激愤下,才拒绝手术,自杀在了手术台上。

不过后来,由于杨雪怨气太大,死不瞑目,怨气化为鬼魂,发誓要找张亮和王汕报仇,所以才发生了前面的悲剧。

张亮死了,死状很惨,留下的,只有那把血红色的手术刀。张亮后来在手术室内被人发现,不过,令人不解的是,那把血红色的手术刀,竟然消失了,似乎,从未出现过。

这一切,真的结束了吗?也许吧…………

正所谓,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张亮和王汕,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血红色的手术刀,似乎,成为了审批邪恶的手术刀。

你…………相信血红色的手术刀吗?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当你做了坏事之后,也许有一天,你会见到这把血红色的手术刀。

喜欢的朋友点击上方蓝色按钮,关注我一下!

更多精彩内容持续更新中……………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鬼故事

爱尔兰恋人澳大利亚灵异事件,生还者的说词却使事实真相诡异

2021-12-1 14:51:10

鬼故事

适合寝室讲的短鬼故事怪异的花束刺青

2021-12-1 15:01:19

加虹树微信:824513195 查看更多案例
(1)免费获取每天三名预测自身财运机会。
(2)免费获取《阳和咒》对高危工作,阴气重之人效果最佳。
(3)免费获取《通心和合咒》对于夫妻,情侣双方,诵吾此咒9遍则可普遍通用.有降心和合之功
   。。。。。。
更多内容内容可向虹树先生获取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