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电梯(短篇鬼故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最新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电梯(短篇鬼故事)

上上班经常经常乘升降机电梯的朋友要小心了,听我讲这一段故事……

小如在一家三星级饭店上班,做的组织工作是宾馆部的服务生。由于饭店在郊区,地方比较僻静,而且就成了一些浪人**的多情之地。饭店一共15层,平时留宿的顾客并不多,小如负责13到15层的卧室保洁服务。这组织工作倒是轻松,顾客通常是来都是一夜情多情的,也不会把卧室弄得很乱。

小如一种月一倒班,这周轮到她上夜班,从上午15点到次日下午3点。

“晚了晚了,要心急了”。小如心底嘟囔着从饭店大厅一路小跑到了升降机旁,在按下上楼键时小如看到旁的电子计时器表明15点15分。

“嘟~”升降机停到了二楼。小如大步跨了进去。在触到15层按键后升降机开始徐徐上升。

“啊~”小如喊了大声,升降机里刹那被邪恶笼罩了,但不断变化的层楼位数说小如不是停电惹的祸。

“可能是灯管烧坏了吧?”小如心底默默想着。忽然升降机停了下来,LED表明器上表明出了10.5层,门打开后又是一片的漆黑,让人根本感觉不到这是白天。

10.5层是饭店里的一种第二层,介于10层与11层之间。由于这层楼比较低而且四周没窗户,而且在白天这里也是黑乎乎的,加之用木板隔开的一间一间小屋,让人觉得格外阴森恐怖。第二层的各个卧室都变成了饭店的仓库,饭店的一切污物都寄放于此,但通常没什么事也没人会到这里来。

“谁这么无趣。”小如骂出了音调。

到达15层后,晚班的同僚已上班,小如翻着放在吧台上的交班历史纪录:1017卧室缺两条毛巾;1103卧室被单需要重新换洗;“小如同志啊,你来晚了!”小如被突如其来的音调打断,抬头细看是同僚Cozes。晚上组织工作比较少,而且饭店只安排三个人值班。

“我的好姐姐啊,但是15分钟嘛,何必那么计较。副经理无人知晓道吧?”小如贴近了Cozes的耳边说。

“副经理家里有事,早走了。这会让你赚了,要是副经理在,你这个月的奖金又泡汤了。”Cozes一边用红笔画着交班班最下面的两条历史纪录一边说。

“哈哈,真是幸运哦,丽姐,有机会请你吃饭啊!”小如嬉笑着。

“好,那一定啊。你在这等会,我得去5楼拿洗完的清仓了。”Cozes走向了升降机口。

“唉,丽姐,升降机那灯好像烧了,你小心点……”没等小如说完升降机门就开了,里面光亮如昼。

“小丫头你吓唬姐姐啊!”从升降机门缝里传出了Cozes的音调。

小如摇摇头继续看交班历史纪录。历史纪录里无疑都是些换清仓清洗哈哈地毯等等琐碎的组织工作。有两条历史纪录引起的小如的注意:1508卧室的女顾客直到上午15点也未出房门,请晚班两位美女帮忙清扫哈哈卧室。但这两条历史纪录已被Cozes刚才用红笔画上了,证明这项组织工作已被Cozes完成了。

Cozes抱着一堆清仓返回15层时已17点接近吃晚饭的时间。小如已把晚班遗留的所有卧室清扫完了。

“丽姐啊,我不就心急了15分钟吗?你也不必这样惩罚我啊,你拿清仓可是拿了快2个小时了,你看我所有的卧室都清扫完了是不是你得请我吃饭啊?”小如埋怨道。

“好好好,我请,辛苦你啦妹子。但我得说你一件事儿”。Cozes神秘地对着小如笑了笑。

原来Cozes去5楼时碰到了警察李强国,这个像个娘们似的男人和Cozes是老乡,三个人在洗衣间里叽叽喳喳地嚼了会舌头。李强国还说Cozes一件事儿,说是今天上午饭店来了一种妙龄女郎,穿着打扮细看就是干那个的,可奇怪的是该女子从上午留宿1508卧室后就一直没出门,连午饭也没吃。1508?Cozes愣了哈哈,是不是李强国也这么说,看交班历史纪录时Cozes就认为可能是顾客过来了同僚没看到,自己刚刚去1508清扫卧室了也证实了房里里根本没人。可李强国却坚定地说该女子没离开饭店,因为他哈哈午都是在监控录像旁的。

听完Cozes所谓的事儿后小如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想起了10.5层,心底打了一种冷战。

下午3点,小如和Cozes挥手告别。Cozes的家是在外地而且她住在顶楼的饭店宿舍里。小如独自进了升降机。

升降机缓慢下降。

“咕咚……”升降机振荡了哈哈同时灯也灭了。小如的心收紧了哈哈。

“咔嚓!”,升降机在更加剧烈的喊叫中停下来了,小如抬头细看,10.5层。

门里门外一样的邪恶。“没人啊?”小如喊叫着的右手赶紧按了哈哈歇业键。

就在升降机门锁上的还剩两条缝的时候忽然一只苍白的手伸了进来。

升降机门再一次被打开了。“啊……”小如大叫了大声。

一种红衣女子出现在了门口,苍白的衣服在邪恶中是那么的显眼和阴森。

女子是过肩的披头发,但小如看不清她的脸。女子转身面对升降机门并在门旁的层楼按键上按下了-2层。

-2层是饭店的地下停车位,饭店顾客少而且车都停在在地上停车位,地下停车位已好久没人停了,连入口的大门都用铁锁锁了起来。

小如顾不得想别的她只盼着升降机快快到达二楼。升降机里漆黑一片,小如只看到变换的层楼位数发出血黄色的光以及面前这苍白色的背影。

升降机在二楼停下来了,小如侧身从红衣女子的身边闪了过来。在升降机口灯光的映射下小如低着的头看到了那男人穿着那双黄色鞋子。

第二天小如害怕心急就早早地来到了饭店,在升降机旁等升降机,电子计时器表明14点46分。

今天的升降机里一片光明。“终于给修好了”,小如进入了升降机。

“1,2•••”层楼位数不断变化着。

忽然,大声抽泣声灌入小如的耳中。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音调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白烂贱客是一种男人的音调。

巴掌大的升降机空间里只有小如一种人。

“谁!!别这么无趣!……”,小如喊了大声,音调中明显带着喊叫和粗气,但达维季夫卡并没停。

“到底是谁啊?别玩了。”小如几乎是带着哭腔。

“嘟~~”升降机停了下来,达维季夫卡也瞬间止住了。

10.5层。小如看看了表明器。

“啊~……!!!”小如喊了大声手哆嗦着拼命按歇业键。

小如看到了升降机门外的那双黄色鞋子。

“别怕了是有人开玩笑吧?”Cozes在一旁安慰着吓得满脸泪水的小如。

小如沉默了一会。

“丽姐,你晚上上班把我送下去吧?”小如忽然用央求的眼光对着Cozes说。

“好,我送你。咱们开始干活吧?”Cozes答应得很痛快。小如也露出了她美丽的两颗小虎牙。

“哦,对了,1508的顾客还没回来,你说奇不奇怪啊?”Cozes看着交班历史纪录说道。

“不会是为了逃避房费跑了吧?”小如笑着说。

“哈哈哈哈,住咱们饭店可是什么人都有啊!”Cozes抱着一包清仓向着客房走去,小如跟在后边。

下午3点,小如挽着Cozes的胳膊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升降机。

升降机下降中忽然升降机灯又熄灭了,像是有人故意掐灭了暗室的蜡烛。

“丽姐,我怕。”小如挽紧了Cozes的胳膊。

“怕什么,这灯不大好使”。是Cozes的音调。

“嘟~~”升降机依旧停在了10.5层。

“丽……姐……”小如喊叫的嘴已发不出音调。

“我……我看到了……”。白烂贱客Cozes的音调也带着极度恐惧的喊叫。

还是那个女子,还是那套白色衣服,还是一样的长发遮面,当然还有一样的是她按下了-2层。

小如和Cozes蜷缩在升降机的一角,仿佛呼吸都没了音调。

升降机表明器表明着层楼位数,“10.5、10、9••••2、1、-1”。

“是不是1楼没停?”小如和Cozes的心底都疑惑着。

“嘟~~”门开了,是-2层。

红衣女子走了过来。

Cozes回过神来向前迈了一步匆忙地按起歇业按键来。

升降机门像是冻住了通常。

“啊!”Cozes大叫了大声。

无人知晓何时红衣女子出现在了升降机门口。

小如掏出了手机照了过去。

“鬼啊~~~~~~~”三个人的叫声同时喊了出。

在手机微弱的白光下小如和Cozes看清了女子的脸。整张脸仿佛是从血液里拿出通常,红得让人发怵,居然还在不断地往下滴着液体。女子没双眼,原本是双眼的地方仅仅是三个苍凉的洞……

小如觉得双眼发花两腿酥软,就在倒下的那一霎那升降机门锁上了。

小如忘记了自己是是不是走出升降机是不是返回家的。只知道Cozes在饭店闸口痛哭喊着最后被警察李强国扶着无人知晓去哪里了。

小如已写好了辞职报告准备辞去饭店的组织工作。

上午小如一来到饭店门口就发现了不对劲,原本冷清的停车位现在却停满了车,一大堆的警员守在饭店闸口。

“这是是不是了?强国。”小如向着警察桌走去。

“饭店发生谋杀案了……”

原来这天上午饭店的厨子去10.5层污物层取旧的燃气灶,在走廊上发现了好几滩已发黑的血迹,不远处散落着那双黄色鞋子和类似于兴奋点的东西。警员到现场判断这是一起谋杀案,调取了饭店近段时间的留宿记录后警员分析被杀的男人非常有可能就是留宿1508后失踪的女顾客。但无人知晓为何警员几乎翻遍了整座饭店也没找到女顾客的遗体。

听完李强国的叙述小如一屁股瘫在了扶椅上嘴里喃喃的笑了笑着:红鞋子……人的兴奋点……鬼啊~~~小如痛哭了起来。

“是不是了是不是了”听见哭声饭店副经理和一种穿警员军服的矮小女子无人知晓从哪走了过来。

“我见过那个男人”小如擦了一把泪说。

“是不是回事,慢慢说”穿警员军服的矮小女子坐在了小如的旁。

小如把自己前几天坐升降机以及和Cozes昨天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

“去-2层”矮小女子对着旁全副武装的警员说。

“报告,-2已全部搜寻完毕,没发现遗体”。-2层是停车位,很空旷。不一会下去搜寻的警员就返回了饭店闸口。

“是不是会呢?”矮小女子笑了笑道。

“我和你们一起下去再看看”。小如站了起来。

停车位很大,但是一眼可以望到底是不可能藏住什么东西的。

小如走到了升降机旁。昨天的那一幕还在脑海:苍凉的眼洞……滴血的脸庞……忽然间消失……忽然间出现……

“她很可怜……被人杀害挖出了眼珠……找不到尸首……她的父母会很心痛……”小如心底起了一丝怜悯。

“她应该在这里”小如忽然指着升降机下的掘进大声喊道。

 

几名工人用力拆开了升降机掘进的门板,一名女子的遗体露了出。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短篇鬼故事

灵异恐怖故事短篇短篇恐怖鬼故事

2021-12-11 22:44:16

短篇鬼故事

老人讲真实民间故事,短篇恐怖鬼故事

2021-12-11 22:54:24

加虹树微信:824513195 查看更多案例
(1)免费获取每天三名预测自身财运机会。
(2)免费获取《阳和咒》对高危工作,阴气重之人效果最佳。
(3)免费获取《通心和合咒》对于夫妻,情侣双方,诵吾此咒9遍则可普遍通用.有降心和合之功
   。。。。。。
更多内容内容可向虹树先生获取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